旅行家專欄 > 春樹的專欄 > 在柬埔寨開詩會

在柬埔寨開詩會

By 春樹 2019-03-28
馬蜂窩旅行家專欄出品    |    已有20259人閱讀

柬埔寨,我所了解的不多,只是從以前看過的《波爾布特》里了解過一點紅色高棉,也看過一些旅行書,知道這是個佛教國家,風景優美,但是在被紅色高棉清洗過后,人口驟減一半,經濟幾乎癱瘓,迄今還未恢復,非常貧窮。聽說這次“新詩典”詩會要去柬埔寨,我在柏林就已經心動了。

 

★ 金邊

 

我們一行人,先在廣東虎門匯集,然后再坐飛機去金邊。從冰天雪地的北京來到溫暖的虎門,一下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。晚上,我們幾個人出來在路邊攤喝酒吃燒烤,虎門本地的詩人周芳如給我們帶來幾個新鮮的百香果,她說你聞聞,很香。結果大家都說聞到了我的香水味,而不是百香果的味道。

 

第二天,在一家飯館的包間,召開“虎門·柬埔寨2019新詩典”詩會,同時也頒發了第三屆“亞洲詩人獎”。獎是民間獎,詩會是民間詩會,沒有獎金,全部自費。招待我們的東道主是廣州這邊的詩人湘蓮子,是廣東早茶,對于我一個北方人來說,已經非常豐盛了。我在微博發了現場照片,有人留言“看你們的打扮和飲食,詩人們都很清貧啊”。我們確實很清貧,也很純粹,只是因為對詩歌有共同的審美和愛好才聚在一起。在詩會上,我意外地得到了冠軍,欣喜不已。上午,我們去參觀了虎門海事博物館和鎮遠炮臺。下午,我們去了廣州,當晚又是一場詩會,這次我敗北了。

 

廣州機場大而無當,找個ATM機都難。按著指示牌,本應該是ATM機的地方空空如也,再找一個居然是壞的。算了,就在換匯的地方換了一百美元。由于是凌晨,所有的商店都還沒有營業。8點鐘左右,我們抵達金邊機場,柬埔寨導游萬妮在等我們,她的漢語不錯,看起來30歲出頭,素面朝天,瘦削但不是弱不禁風。大巴車把我們拉到了獨立廣場。

 

柬埔寨曾是法國殖民地,又被日本占領過,在美國的幫助下,金邊在1953年獲得獨立,因此這里被命名為“獨立廣場”。紅色高棉時期,貨幣和市場經濟全被廢棄,整個國家只能以物易物,是美國人帶來了美元。這也是為什么柬埔寨通行的貨幣是美元和柬埔寨幣瑞爾的原因。獨立廣場上有座獨立紀念碑,北側有座“塔仔山”,與獨立紀念碑遙遙相對。大王宮是曾經柬埔寨王國權力的象征,現在是國王居住和辦公的地方。洪森總統府就在旁邊,國家博物館也在附近,可惜我們不能參觀。陽光炙熱,路邊有小攤位賣冰咖啡,味道不輸星巴克,一美元一杯。有人在小攤買了菠蘿,也好吃。

 

當晚,又開了一次詩會,是在酒店對面的餐廳。詩會依然很激烈,同時,幾位得了“亞洲詩人獎”的詩人站起來發表了得獎宣言,與我同屋的桂林90后女詩人蔣彩云發揮得不錯,我發現她是個靈氣十足的女孩,看著嬌嬌弱弱,寫起詩來卻老道辛辣。大家都讀了來柬埔寨之后寫的詩。我跟伊沙抱怨說,這次跟團行動不自由,伊沙笑說新詩典詩會就是這樣,參加的人多,有人沒錢,有人沒出過國,如果是自由行沒法帶。“我不追求完美!”他說。

 

會后,出了餐廳,看到月亮已經圓了。早就聽說柬埔寨的按摩很有名,我們幾個人去旁邊的一家按摩館按摩,本地經典10美元,精油全身按摩12美元。普通按摩后,按捺不住,又加了精油按摩。真的很舒服,完全緩解了舟車勞頓。給我按摩的女孩皮膚黑黑的,身材很健康,湘蓮子說,真美啊。我說是啊,美有很多種,現在我也覺得這種原始的美很美。

 

真是個完美的夜晚。

 

金邊的日出太美麗了,雖然它的名字來源與日出毫無關系,也覺得貼切。吃完早餐,我們坐大巴前往暹粒。柬埔寨沒有高速公路,從金邊到暹粒要花6小時。路邊很多騎摩托車的,汽車也有不少,學生穿的校服大部分都是白襯衫黑裙子,不是日本學生那種短裙,是到小腳肚的長裙,男生是褲子。村莊里多是吊腳樓,一層不住人,防蛇。萬妮說,柬埔寨是母系社會,結婚不需要上男方家里,兩人也可以選擇自己出去住。田野里的牛則瘦得可憐,估計是沒有什么草料可食,它們在亮得耀眼的陽光下無遮無擋,生命在這里,沒有什么保障,尤其是動物,生下來就活了,死了就死了。萬妮說,這里的人的平均壽命只有50—55歲。在路上看不到什么老年人。

 

路上,有幾次休息和采購時間。其中有一次是參觀橡膠樹林和腰果樹林。橡膠樹的中間被劃了一道口子,掛著一個小盆,乳白色的橡膠一滴一滴地流到盆中。這讓我想到乳汁和生命,不忍心再看下去。

 

湘蓮子寫了一首詩:

 

《在柬埔寨》

 

踩在松軟的

泥土上

我小心翼翼

生怕一不小心

踩到骷髏頭

踩出血來

 

★ 暹粒

 

只能說,這座古都,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,除了壯觀得不可思議的古建筑,就是人的貧窮了。這種貧窮里還帶有一些“安天樂命”和“逆天順受”。或許在改革開放前,來中國旅游的發達國家的游客,看待當時的中國人,也有如是的感覺吧。

 

到了暹粒已是下午,導游帶我們參觀皇家公園,古樹上到處是倒掛的蝙蝠。沒走幾步,被一個賣絲巾的小女孩纏住:“姐姐,買條絲巾吧,便宜。”湘蓮子一下買了七八條,她說要回去送同事。在西哈努克行宮外,我還和一個國王警衛合了影,拍完后送給他一支煙。拍的時候有點不好意思,感覺很“刻奇”,后來一想,無所謂,放開自己。對方同意,何苦自責。


 

參觀小吳哥時,我們一行人伴隨著許多浩浩蕩蕩的旅行團,跟著導游走。土路上有一條黑狗,不知道死了沒有,它就臥在那里,動彈不得,讓人心里難愛。有個黑瘦的媽媽,背著一個同樣黑瘦的孩子,正在翻垃圾箱。萬妮跟我們說過,不要給乞丐錢。可是這個人并沒有要錢,她只是想給自己和孩子找些食物。沒有人管她們,也沒有人在意。我從錢包里翻出一美元,走過去遞給她。她一愣,隨后雙手合十,感激地用柬語說了幾句什么。我臉紅了。到處都是衣不蔽體的人。真的很無力,不知該怎么辦。

 

小吳哥就像傳說中一樣美,它被聯合國列為“世界文化遺產”,被一條護城河溫柔地包圍著。河里還盛開著美麗的荷花。多么純凈多么美啊,只要你暫時忘掉之前的所見所聞。

 

大家三兩成群已經散開,各自和自己喜歡的小團體分頭參觀,詩人湘蓮子給我拍了很多照片,天氣炎熱,又不能穿吊帶,于是我選了一件料子很薄的襯衫式睡衣,配上昨晚買的一條藍色筒裙。

 

我特別喜歡這里開闊的視野,與古建筑遙遙相望,每個角度都那么美。有個穿紅裙子的少女走過城墻,我趕緊用相機拍了下來。還有個穿黃色T恤的外國中年男子,拿著三角架,估計是要自拍。明黃色在暗灰褐色的印襯下格外好看。中國游客穿得花花綠綠,既喜慶又鬧騰,可能這就是我們中國人的審美,不喜歡黑白灰,尤其到了旅游的時候,必須一身花,越惹眼越好。


 

想要避開眾多游客,只要你走到小路上,同樣是條土路。土路邊,幾只鵝高傲地走來走去。這是難得的清凈。


 

吳哥寺的浮雕刻著古印度詩《摩河婆羅多》和《羅摩衍那》,分地獄、人間和天堂。我們排隊,小心翼翼地扶著扶手,爬到了寺中。大吳哥,又名“吳哥王城”,吳哥王朝于15世紀衰敗后,古跡群也在不知不覺中淹沒于茫茫叢林,直到400多年后的1861年才被法國博物學家發現,并向歐洲和世界廣為宣傳介紹,才廣為人知。這里曾經是東南亞歷史上最繁華最文明的王國高棉帝國的國都。這里的遺跡有蘇利耶跋摩一世重建的空中宮殿,優陀耶迭多跋摩二世建立的巴普昂寺、阇耶跋摩七世建的巴戎寺、群象臺等。

 

接著往前走,一股熟悉的旋律傳了過來,是首中國流行歌,坐在臺上演出的幾個人看起來有點怪,旁邊的橫幅解釋了一切——“地雷受害者”。我們放下幾張瑞爾,接著向前走。伊沙寫了《高棉戰士樂隊》:地雷炸飛了他們的腿/樂器成為他們的假肢。

 

塔普倫寺的樹纏繞在一起,還有一種看起來銀光閃閃的樹,從來沒見過。寺里有很多小洞,據說是當年德國人參與修復寺的時候偷走珠寶的痕跡。多年以后柬埔寨人才知道。巴戎寺意為“美麗的塔”,每座塔上都雕刻著阇耶跋摩七世的形象,你永遠會在某個角度遇到這些佛像,它們的微笑讓人感覺神秘莫測,這里又稱為“吳哥的微笑”。晚上,我們又去巴肯山觀看了日落。觀看日落的過程是無趣的,我都快睡著了。當晚,我們在賓館又進行了一輪詩會。我寫了一首《超度》:

 

在廟里跪拜

接受當地僧人誦經祈福

錯過了參觀

供奉著

紅色高棉時期造成的

累累白骨的

另一座寺廟

 

“水上人家”是我們另外花錢購買的行程。沒想到,這次參觀的沖擊力度那么大。

 

有這么一群終日生活在洞里薩湖的湖面上,無法靠岸,也無法進城生活的越南難民,越南不要,柬埔寨不收,只能自生自滅。從柬越戰爭1978年到現在2019年已經過去41年,人口從10萬到幾十萬,他們依然沒有任何國籍,孩子們只能靠討錢討飯為生,生活教育統統成問題。參觀他們的生活居然成了景點,還收門票,門票錢也到不了他們手里。但正是通過這種參觀,才讓更多人了解有這么一群人的存在,這到底是荒誕還是善事。

 

洞里薩湖是柬埔寨最大的淡水湖,流經越南暹粒和金邊。船停在一處搭起來的停靠點,有很多小孩子劃著船,甚至就用一個桶當船,靠過來要錢。有些孩子的脖子上還纏著巨大的蛇。蛇就是他們的伙伴,親密無間。人們紛紛給錢,大多數是女人給的,她們見不得孩子受苦。正在我們給孩子們錢的時候,聽到別的旅行團里有個男的說“我不給錢,我干嘛要給越南人錢啊,他們跟我們有什么關系呢。”

 

落日優美,我們一行人各自沉默,思忖萬千。一方面是美麗的大自然景色,另一方面是越南難民殘酷的生存狀況,讓每個人都深受震撼,這是混合著同情、驚嚇、自省的心靈重擊,拷問著每一位有良知的人,更何況是詩人。置身事外是容易的,離開以后我們也不會再來這里,這些孩子們的小臉兒我們也不會再看到,完全可以把他們拋到九宵云外。可從另一個角度來講,我們都是人,都是地球公民,不分高貴低賤,可從出生開始,我們就不是平等的人。夜幕降臨,夜晚的光色也很迷人,我隱約看到岸上有孩子在奔跑,還有人騎著自行車,看到了手電筒的光亮。我在洞里薩湖邊上站了一會,寂靜而美麗,估計“水上人家”也開始做飯了吧。

 

晚上,我們終于吃了一頓好的,這次是在市區內的一家餐廳,樓下的水池子里養著巨大的魚,大到嚇人。我沒敢仔細看,這東南亞,處處不同,有太多中國沒有的東西了。

 

因為是旅行團,我們被迫去購物點的環節不少,總之是時間的浪費。時間是最寶貴的。心疼被浪費的時間,也心疼一幫詩人,面對中國導購千篇一律的推銷,還要保持鎮定有禮。離開購物場所,我真是長吁一口氣。如果能看看國家博物館該多好。下次,必須再自由行來一次。

 

在機場,我們又開了一場詩會,名次我已不在意。這次收獲滿滿,看到新鮮的風景,了解到另一個國家的一小部分,和一群詩人共度一段時光,還寫了詩,已足夠美好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微信公眾賬號:“尋找旅行家”,每天為你精選一篇有見地的獨家專欄文章,歡迎關注,互動有獎^_^



春樹

作家、詩人,已出版《北京娃娃》《長達半天的歡樂》《光年之美國夢》等長篇小說,作品關注當下年輕人生活,喜歡搖滾樂,年輕一點的時候狂愛紐約,現在是巴黎腦殘粉。亦出版個人詩集《激情萬丈》及《春樹的詩》,寫詩是她的最愛。目前她和家人及一只叫Caesar的貓一起生活在北京及柏林。

專欄最熱文章

專欄其他作者

  • ???м?黃章晉?????

    黃章晉

    資深媒體人,專欄作家,鳳凰周刊主筆。
  • ???м?白宇?????

    白宇

    一個不浪會死的二貨,一個熱愛姑娘和遠方的旅行者,一個拿不相信的事去說服自己的loser。
  • ???м?黃觀?????

    黃觀

    自由記錄者,在西藏賣天珠,佛珠設計師。
  • ???м?馬大象?????

    馬大象

    曾從事建筑設計,目前長期旅行,寫身邊發生的故事。
  • ???м?Greg Miao?????

    Greg Miao

    16歲當兵,83年留美,94年初成為華爾街頂級律所第一位華裔合伙人,紐約、香港、上海各住過10多年,喜愛旅行、野生動物、歷史人文、地理、古典音樂芭蕾、攝影和寫游記。
返回頂部
意見反饋
頁面底部
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_青青热久免费精品视频_欧美免费全部免费观看